由一则固始新闻引发的记忆....

宅家网1年前 (2021-10-08)资讯268

前言

image.png


不久前,在中国共产党固始县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县委书记王治学同志专门在报告的最后部分,对我县文化工作者提出要求:“要守正创新促进文化繁荣,大力弘扬大别山精神和‘宁肯苦干、不愿苦熬’的固始精神,创作一批接地气、撼人心的文艺精品,讲好新时代‘固始故事’”。


一座城市,总是有着许多难忘的记忆。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亲眼目睹了固始从不足5平方公里的小城向中等规模城市跨越发展的这段历史。我想,自己作为一名公益宣传者,如果不能够用文笔重现那段激情岁月,不仅仅对不起那个时代,更对不起这个时代!




所以,借助“小孟说家乡”这个平台,今天笔者就讲述一位老书记与咱们家乡发展的那些事情。


image.png


这位老书记,虽然他远在千里之外的省会郑州,当他步入花甲之年、卸任归田,从领导干部的岗位上退下来之后,还是没有忘记二十多年前曾经留下他人生中激情燃烧岁月的地方,经常性的为固始的经济发展、城市建设、根亲文化、闽台交流积极的出谋划策、牵线搭桥,在固始电视台的屏幕上,我们时不时的还能够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他表示:“固始是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我始终对固始有着深厚感情和无限牵挂。”


image.png

 

这位老书记,在担任固始县委书记的第一天,就在就职讲话中深情的说到:“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所以,对农民、对农村、对农业,我是有着深厚感情的!”他深入基层走访了解,实事求是直面问题,果断叫停了让广大农民兄弟背井离乡、人海战术修建水利的传统方式,改为立足所在乡镇实际,积极推广水利建设机械化、兴修农田小水利的务实模式。他以对待农民独有的情怀,在全县干部大会上提出,就是乡政府卖了小车也必须要把乡镇卫生院建起来,着力改善了农村医疗机构的基础条件。他大力开展农村小城镇建设,美化农村人居环境,任期内让固始广大农村的粮食、油菜亩产量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增长。


image.png


这位老书记,不唯上、不唯下、不唯书、不唯权、只唯实。到任后面对固始偏远闭塞、经济薄弱、城市建设脏乱差的实际,没有叫苦、没有畏难、没有退缩,响亮的提出“一心一意抓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口号,在他的任职期内,以“城镇建设带动战略”为突破口,我县城区面积由4.15扩大到建成区域15.35平方公里、路网延伸范围近30平方公里,由他亲自修订的《固始县县城总体规划》,描绘了50年不落后的县城建设发展蓝图,在当时河南所有县区中开了个先河。


image.png


写到这里,凡是一个熟悉固始县情的人,一定会知道我说的这位老书记是谁。是的,他就是在九十年代曾经担任过咱们县县委书记的邹文珠同志。下面,就请大家欣赏《一张固始早报引发的记忆》这篇文章,让我们共同回忆起二十多年前那段难忘的固始往事......


一张《固始早报》引发的记忆

----“小孟说家乡”系列文创宣传作品之十三


在笔者的家中,保存有一张过去的《固始早报》,为什么我要保存这张报纸呢?


因为在《固始早报》的这张旧报纸中,有一篇题目为“松迎八方客,心系固始情”的图片新闻,讲述的是2020年3月,二十多年前曾经担任过咱们固始县委书记的邹文珠同志,千里迢迢、自费选购两棵青松捐赠给秀水公园,并且亲自种植在公园东门的事情。



文中还写到:“1996年8月,邹文珠调到固始工作,担任县委书记。同年年底,拉开固始城市建设的大框架,并决定修建秀水公园。在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建一个县级公园,在当时的全国还为数不多,县委、县政府的决策赢得了群众的称赞和支持。”

 “邹文珠每次回到固始,都要到秀水公园的八卦亭前,看看他当时亲手栽下的柳树苗,给柳树松松土,浇浇水,如今这棵柳树已长成参天大树。”


一位离开固始长达二十多年的领导干部,为何对脚下的这片土地爱得如此深沉?


每当我看到《固始早报》这则不长的报道,心情都是久久难以平静的,引发起自己对二十多年前固始城市建设的有关记忆......


image.png


1996年的我还是一个二十郎当岁的毛头小子,没有上班、闲在家中,每天就是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飞鸽自行车在城里来回串游。回忆起当时的固始县城没有多大,东门坎、北门坎、南门坎、西关小商品市场围起来是过去的老城范围,再加上关底下、南山头、西关这一片。在中山大街和迎宾路这两条既不宽畅也不够长的路上,蜗居着县城绝大多数的个体户,他们在破旧不堪的门面房里经营着生意。当时的城市中心还是在这西关转盘(现在的银博大附近)以东的中山大街里面,一到上下班的时间在人民电影院门口总是堵得水泄不通的。




西关转盘向西是一条破破烂烂的西关大街,两侧虽然有西关汽车站、幸福小区、固始高中等标志性建筑,但由于规划标准较低,真的不像一个城市的样子。那时候给我留下最为深刻印象的则是,一从信阳坐扬州大轿子回到固始,驶入西关大街的破柏油路上,那路两边的灰是咋恁大呀,汽车扬起的灰尘能让两边的人们落荒而逃,就仿佛进入了雾都一样。笔者那时候居住在北关淮河路托水桥附近,这个路段由于下水道设计不合理,导致“大水大淹,小水小淹”,到了后来由于日积月累,即使是晴天,托水桥附近也是积水多多,过往行人是苦不堪言。居住在这一区域的老百姓都这样调侃:“淮河路、淮河路,淮是水,河也是水,你雪雪咋能不起水呢!”那时候204省道还没有修建,固始北乡群众进城,这北关托水桥是必经之路,经常可以看到载满农民的三轮车在托水桥那段“魔域”的泥水中东跑西窜,对于三轮车上的人来说,进城过托水桥无异于一场噩梦。可以这样说,当时的固始城关,简直就是脏乱差、乱规划的典型。


image.png


而与城市建设严重滞后相呼应的是,城关也没有一个可以娱乐、健身的地方。在那时,固始人都到哪里去玩呢?东边就是去大沙河玩,几个朋友骑着自行车去七一大桥,然后在史灌河河堤下的沙滩上看一看流淌的河水;西边就是去国有林场的树林里,就是现在王审知大道与黄河路之间的这一块区域,现在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那片美丽的水杉树林早已不复存在了;南边就是去罗台子,就是固始火葬场向南的一片丘陵地,当时这一块树木植被比较多,周末时候这里谈恋爱的男男女女可真是不少;北边就是去番国遗址的土旮旯上,在遗址上面的树林里面坐一坐。而在城关的中心位置,南后街附近有桃花坞水库和当时固始老护城河自然形成的“小五金”水域,风景总体上还过得去,但自从桃花坞水库边建好了化肥厂之后,那熏人刺鼻的氨气就把人们逼得老远了。除了这些地方,城关附近可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玩耍的地方了。


image.png


“痛苦来自比较之中”,笔者在九十年代的初期,曾经在河南许昌这个当时水资源非常匮乏的平原城市里进学,那时候的许昌,连老百姓吃的水都需要从当时归属于平顶山襄城县的水渠中引来。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平原城市,却在市中心有一个与江南风景神似的西湖公园,还有护城河边那“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荷花景致,让人很是心旷神怡。因此,许昌也有“莲城”的美誉。每当我周末时候与同学们在许昌西湖公园的湖面上泛舟,在开满莲花的护城河边小径上漫步之时,我都在心里嘀咕:人家许昌水资源这么少都能够在城市里打造出这么美丽的江南风景,俺们固始县又不缺水呀,啥时候俺家乡也有个公园呀!


image.png


这一年的夏末秋初,信阳地委、行署的一纸调令来到固始,邹文珠同志成为了我们的县委书记。


这个书记上任后收到了很多老百姓的来信,这其中绝大多数的信件集中表达了一个强烈心愿:就是希望新一届的县委、政府加大城市建设力度,道路要宽起来,县城要美起来、绿起来、亮起来。而在这些来信中间,有一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用稚嫩的小手写出一篇非常让人感动、更发人深思的大文章。在信中,小学生向县委书记讲述了因为上学道路的狭窄且拥堵,自己的爷爷从一开始每天带着他骑着自行车变为后来的赶着自行车,直到最后只能地走的种种尴尬。邹书记看到这封信后既难过又感慨,当即做出了一个长篇批示,这个长篇批示随后批转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人手一份进行了学习。




几天后,居住在城关的一些居民突然发现这样的一件奇怪的事:就是一群干部模样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吃力的登上一些单位的楼顶,然后站在那里指指点点、热烈的讨论着什么。人们不禁要问,这些人是谁,他们爬到楼顶又是去做什么?原来,这就是县委书记邹文珠带领相关部门人员了解城市建设的具体情况。因为当时也没有先进的无人机航拍,就用站在高处眺望这种最为原始,但也是最形象直观的方式。当看到固始老城狭窄的道路、拥挤的人群、杂乱不堪的街区之时,邹文珠同志与同行的干部们是眉头紧锁。




两个月之后,一件载入固始发展史册的大事----打通蓼北路开始了序幕。建设蓼北路首先是要打通西段,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形成城区的中轴线,这也好比一个人的身体必须要有脊梁骨的道理是一样。立足当时的老城区实际,只有向西打通蓼北路,再向北打通红苏路北段,固始城区黄金十字交叉的大框架才可以真正的拉开。




“万事开头难”,虽然这是一件好事,但是等到打通蓼北路的工作开始之际,干部们才体会到工作的艰巨性、复杂性。特别是这一区域多达8个单位、72名科级干部的住房,更是让一些同志产生了畏难情绪,拆迁还没有正式开始,老书记就收到了不少请求“变通”的人情电话,而其中的一些人更是纷纷“好心”劝告邹文珠同志不要去碰“马蜂窝”。


一边是老百姓要求彻底解决城市出行难的强烈呼声,一边是一部分下属干部的切身利益,县委、政府该怎么办?


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1996年的秋天,当时和全国许多电影院的命运一样,固始县人民电影院平时都是门可罗雀的。然而,就在11月6日这一天,影院的场内却是座无虚席。



原来,这里正在召开蓼北路拆迁建设动员大会,据当时参加这次大会的干部向我回忆道,会场上有干部群众近千人,那是多年来固始县不多见的一次大规模会议。在会上,县委书记邹文珠同志一针见血的陈述对比了固始与周边兄弟县区在城市建设方面的不足,更是指出了我们与长三角先进地区如张家港市的巨大差距,特别是听着老书记动情的向大家再次讲起了那位小学生来信中的句句话语,会场上是一片寂静,许多原本打算找书记“网开一面”的拆迁区域的干部们,纷纷羞愧的低下了头去。



“今后,我们就是要大力实施城镇建设带动战略。一年拉框架、两年打基础、三年大变样!”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当共产党的干部,就要有民本意识!”


“办事怕具体,谁都知道拆迁是个麻烦事,所以蓼北路的拆迁,必须要做到公平、公正、公开,特别是拆迁范围内的领导干部必须树立表率,哭我可以陪你哭,但规划的事情没有任何变通而言,因为老百姓都在盼着这条路的打通!”


“虽然我们目前在城市建设等方面落后了,但只要我们团结干大事,这个俏巴县就一定能够真正的俏巴起来!”


慷慨激昂的声音萦绕在人民电影院的上空,听着这个书记鼓舞人心的讲话,会场上的干部群众被深深地感染了,纷纷给予了长时间、雷鸣般掌声的回报!




就在这次动员会开过仅两天后,蓼北路西段拆迁便拉开了大幕。与此同时,在固始电视台上一则滚动播出的新闻也在全县上下引发了极大的震动。九十年代的固始老百姓,文化生活非常的匮乏,没有现在抖音、快手、微信、QQ的快捷交流,很多人了解县内大事,就是观看当时县电视台的《固始新闻》,所以这个节目也是收视率特别高。就在蓼北路拆迁之际,咱们县的老百姓突然发现播音员李春霞同志,突然站在距离固始不远的邻县街道上,只见她不时地向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介绍邻县漂亮、宽阔的道路。原来,这是县委、政府组织了考察团赴固始周边城建发展比较好的县市进行了实地考察,这位当时深受固始老百姓欢迎的播音员,在这个节目中说道:“看别人,比固始,我们确实落后了!”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固始人骄傲的心。




有时候,你千万不要小看了宣传的力量。当从电视上看到周边地区美丽的城市画面后,这短短几分钟的报道,为这条蓼北路的开工建设营造了强大的舆论氛围和正能量!




后来,随着蓼北路西段的顺利贯通,固始人拥有了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大道。打通东西方向的蓼北路西段后,又用了仅一个月时间建成了南北方向的红苏路北段,被当时的地区领导誉为“深圳速度。”至此,固始的城市建设可以用渐入佳境来形容,蓼城大道、中原路、淮河路、桃花坞路、幸福路、爱民路、踏月寺街、黄河路一条条主干道都以飞快的速度建成,城市的框架也是越拉越大。


而笔者前面所提到的淮河路托水桥段的积水问题,也在老书记亲临实地查看后,很快对这一区域的下水管网进行了重新布局建设,解决了困扰北关群众长达几年的实际问题。再后来,由于历届县委、政府始终坚持了“一张蓝图绘到底”的理念,固始县城的这条蓼北路像“蚂蚁啃骨头”一样继续向东、向西延伸,最终形成了一条起点位于淮固高速线以东、终点止于七一大桥,长达十多公里的大道。


image.png


刚才说过,当时的固始老百姓了解县家大事的渠道是《固始新闻》,其实,当时的人们还喜欢在另外一个场合去议论县事,大家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吗?


很多的90后、00后也许并不知道,当时固始这个小城,老百姓常常议论大事的地方是---菜市场!


image.png


而就在蓼北路拆迁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一些多多少少了解政府部门工作的人们,在菜市场里买菜时候便有了这样的一些对话---


“你可知道,俺们固始县要建公园了!”


“拜采擂!(固始方言,莫瞎说的意思),俺固始这么穷,哪有钱建公园呢!”


“可的宁!俺固始县城也确实该有个玩的地点了。”


“斗的,斗的!我也听说了,雪是搁詹家大塘那边!”


老百姓的议论归议论,建设秀水公园这件对固始城市建设影响深远的大事情确实又悄悄的摆到县委、政府议事日程上。


“1997年3月,固始县秀水公园一期建设开工,1998年12月试开园,1999年5月开园。占地525.6亩,投资1600万元。”翻开《固始县志》,这是对秀水公园仅有不多的文字表述,但你知道它背后有多少动人的事情吗?


image.png


1997年的2月20日,县城迎宾路上是人头攒动,这里正在举行“爱我固始、建好公园、美化城市、造福人民”的万人签名活动,县委书记邹文珠、县长张国晖等县领导来到现场,老百姓们一边签名,表达着对县城第一座公园的憧憬,一边掏出纸票或硬币,争先恐后的塞进捐款箱里。笔者那时候是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子,也捐出了自己准备买磁带的5个钢镚儿。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活动不仅让长达百米的红布上密密麻麻写满签名,更是筹到了社会各界及个人多达30万元的公园建设启动资金!


image.png


二十年多后的今天,当咱们的老书记邹文珠同志回到固始参加根亲文化节,回忆起迎宾路上那人山人海的场景时,老书记就带着浓重的罗山口音、激动地说道:“一想到在迎宾路上那热闹的捐赠场面,我就禁不住流下感动的眼泪!”


“万众共建、千年一园”,感人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1997年3月28日,城郊乡农民张友生向公园建设工地捐赠价值近千元的一株雪松、一株塔柏。


当时的县文化馆馆长段宝林、电影院美工朱新德在公园北门和八卦亭的美术彩绘过程中,先后从脚手架上摔倒在地,其中朱新德伤势较重还住进医院。但是他们俩没有叫过苦累,在伤情稍微得到好转后,就又带伤回到公园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之中。


image.png


1997年秋末冬初,秀水公园北湖蓄灌改造工程全面展开,8个乡镇的6万民工进入工地,詹家大塘周围是红旗招展、人欢车叫。当时挖土机、重型卡车的使用率并不高,农民兄弟们就是用自己的铁锹和架子车,硬是一锹锹的挖走了大塘里面的黑臭泥。仅用4个月的时间,克服了雨雪恶劣天气的不利影响,完成了高达40万立方米的土方量。


image.png


现在,如果到了大雪纷飞的日子,许多市民想到的一件事就是到秀水公园里欣赏雪景。然而,在二十多年前的1998年1月15日,当漫天飞雪之时,公园建设者们却没有这样的心情,因为连续多日的雨雪使得南湖积水大幅度攀升,人工围堰随时有垮塌的可能,可谓是“十万水急”。就在这个时候,邹文珠同志不顾自己当时患有重度感冒,与县领导王万斌冒雪赶到进行现场指挥,在公园建设民工、紧急支援的民兵们齐心协力下,大伙儿站在冰冷刺骨的湖水中奋战6个小时最终排除了险情。


image.png


与修建蓼北路所不同的则是,秀水公园的建设并没有动用县财政的资金,是真正白手起家建成的公园。梁玉峰、曹国军、陈新明、戴俊民、倪宝庆、李拥军等十几名建设指挥部工作人员,克服了居无定所、食无定餐,甚至是没有干净自来水喝的生活困难,与民工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督促施工进度、监测工程质量,落实每个建设方案。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已经从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变为满头华发的中年汉,但谈起这段历史,大家往往都异口同声的说道:“值!”


1998年,省政府下发的《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在全省开展创建园林城市活动的通知》一文中明确要求:“各县(区)至少拥有一处综合性公园。县城人均公共绿地面积达到4.5平方米。”当固始接到这个红头文件的时候,已经建设两年时间的秀水公园早已是初具规模,人们不仅为这个公园的决策者---县委书记邹文珠同志的前瞻意识、改革勇气、担当精神所折服!人们更是不能忘记在公园决策之初,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声,老书记那铿锵有力的回答:“固始每人能种好一盆花,150万人就能建成一个公园,秀水公园就是全县人民的大盆景!”


图片


老百姓没有忘记,正是在邹文珠书记的任期内,固始城区面积由4.15扩大到建成区域15.35平方公里、路网延伸范围近30平方公里,由他亲自修订的《固始县县城总体规划》,描绘了50年不落后的城建发展蓝图,这些都为固始后来被河南省委、省政府确定为五个加快发展的区域性中心城市之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且,在笔者看来,蓼北路与秀水公园的建设除了解决了当时老城区百姓的出行难、拉开城市框架、留下了花园绿地之外,在固始发展史上它是具有特殊标本意义的。因为蓼北路和秀水公园建成后,不仅仅信阳地区的其他兄弟县区过来参观过,就连省内的一些地市也过来学习过。


蓼北路与秀水公园的建设成功更是极大的树立了固始干群谋事创业的信心,在农业增产增收、水利建设、信访稳定、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社会卫生事业、支援国防等工作中,我县也是时常摘得奖杯。如果说治理石槽河是“宁肯苦干、不愿苦熬”固始精神灵感火花的碰撞,那么“建设蓼北路与秀水公园”则更是固始精神最真实、最生动的诠释!


image.png


一条十里长街的修建,一处魅惑公园的惊现,也让固始人永远记住了这位个性鲜明、敢作敢当的书记。2000年,在老书记临危受命,接受省委调令急赴豫北新乡任职后,这座叫固始的城市也没有辜负他的厚望。二十年来,在历届县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它已经在发展的大道上阔步向前了。


二十年磨一剑,必然不同一般。


在刚闭幕不久的中国共产党固始县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提出的“锚定‘一心五区,办成‘十件大事’”的宏伟目标,这其中的“一心”就是建设豫皖交界区域新兴中心,而“十件大事”中的一项就是撤县设市,实现固始建县两千年的历史嬗变。固始,正在新一届县委、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从一个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向着中心城市的目标迈进。


image.png


如今的固始,秀水公园已经成为了处在城市中心的网红打卡地,是我县人引以自豪、最具人气和气质的一处景观。走进这片充满魅惑的画卷中,游客在舞、花草在舞、树木在舞、碧波在舞,堪为一幅时时刻刻在舞动的画面。如今的固始,又开始了“秀水南湖”的建设,待这南湖建好后,两个秀水湖就像一双眼睛一样,会让蓼城大地更加的水灵灵。如今的固始,以蓼北路、红苏路为城市中轴线,蓼城大道、成功大道、陈元光大道、凤凰大道、王审知大道经纬分明、纵横交错,路更宽、楼更高、霓虹更加辉煌,怡和南城和凤凰北城在县城两侧遥相呼应,凤凰大桥、成功大桥在史河上气势如虹,童话小镇、美丽家园、史河春秋、吴其濬植物园等项目建设如火如荼,一个“南扩、东跨、西优、北控”的生态宜居城市正雄起在豫东南。


image.png


在家乡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的今天,我们不能忘记也不会忘记像邹文珠书记这样的一批曾经为固始的发展而打基础、做贡献的老领导、老干部、老同志们,没有他们的无私奉献和夙夜在公,就没有现在的蓼城之魅!而最让人感动的则是,二十多年以来无论是在领导岗位上,还是退休以后,老书记一直在为咱们固始的发展积极加油鼓劲。谈起自己在蓼城留下的诸多政绩,他总是对固始百姓和干部所做出的努力如数家珍,却很少提及自己的贡献,他时常说道:“我一直认为,固始是能让人干事的地方,固始人也是能干事的!”真是满满的正能量与正激励,让我们感动、感慨、感叹。


image.png


文章写到这里,笔者的心情依旧是久久难以平静的。驱车走上蓼北路,这里华灯初放、车流如织、繁华似锦,来来往往的人们在道路两边悠闲地散步。我在想,有谁还记得二十多年前曾经为这条道路付出心血、汗水、激情的人们?我又来到了秀水公园,只见俊男靓女们在树荫下、草地上、土山边、秀水湖畔或坐或立或走,由咱们老书记亲手种下的两棵大青松在公园东门茁壮成长,它们好像迎客松一样,喜气洋洋的迎接着每一名游客。松枝在晚风的吹拂中兴奋地舞动着,仿佛在向人们讲述着二十多年前的故事......


image.png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在讲话中多次引用清代郑板桥的一首诗,讲的就是领导干部无论官职大小,都应始终保持民本意识,将百姓的冷暖安危放在心上。也许,在老书记的执政生涯中,修建蓼北路、秀水公园只是他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所做的一件小事,但正是通过老书记所做的这些“小事”,集中体现了共产党人一心为民、服务群众的宗旨意识,集中反映了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奋斗精神、赤诚奉献的过硬作风。“书记以赤子之心服务群众,群众以朴实之心怀念着书记”。正如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段宝林先生所言:“老书记种下的对固始人民美好生活的祝愿,根植的是对固始这片热土永远的热爱和眷恋!”


“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不知道我的点点回忆,是否能够唤起那个时代人们的思想共鸣。我想,老书记在固始这个地方留下的执政痕迹,对固始这个地方的热爱,对固始这个地方的情怀,将永远被我们老百姓所铭记!


走进新时代,固始正阔步;


老书记,常回家看看!



相关文章

海南新人结婚恰遇台风“狮子山” 新郎遇水拦路坐浮板接亲

海南新人结婚恰遇台风“狮子山” 新郎遇水拦路坐浮板接亲

10月9日,海南儋州一对新人结婚,恰遇台风“狮子山”登陆海南。坏天气也抵挡不住新人结婚的热情,虽然新郎迎亲被大水拦路,还是坐着浮板接走了新娘。...

固始鹅块好吃吗

固始鹅块好吃吗

以前在南方工作,喜欢上了他们那的烧鹅,好吃,回味了好几年…前几天去信阳,吃了一顿固始鹅块,感觉也不错。这回到驻马店了,才发现我们这儿好像没有做鹅的,即便有,吃着和鸡,鸭差不多,没有什么特色。发朋友圈报...

河南健康码有变,事关出行!

河南健康码有变,事关出行!

没有智能手机怎么申请健康码?上学不让带手机怎么亮码?这些问题有解决办法了!日前,河南健康码全新升级“代他人申请”功能,学生、老年人等无智能手机的群体,可由亲属代为申请“纸质健康码”,以纸质凭证实现“亮...

小米手机买给父母用64g够吗?

小米手机买给父母用64g够吗?

够了水***乖 2021-05-13 12:06看父母怎么用法,如果经常拍照视频,玩微信刷抖音,这点容量是不够的,128起。l***5 2021-05-13 13:01基本够用了只...

无病女学生被医院推上手术台,术中还被迫借钱付费?!

无病女学生被医院推上手术台,术中还被迫借钱付费?!

有“枪”调的文章出自黑灰情报局。HI,我是黑小灰。手术中途医生停下来让路某甲在三张单子上签字,是手术同意书和费用单,路某甲感到不对劲,要求下手术台给家长打电话,医生不让她下手术台,说手术血流不止会有生...

上万人国庆夜爬泰山现场一眼望不到头 游客拍下人山人海画面

上万人国庆夜爬泰山现场一眼望不到头 游客拍下人山人海画面

10月1日,上万名游客夜爬泰山,现场人挤人一眼望不到头,游客拍下人山人海画面,景区当晚宣布暂停售票。...